农村野花别样香!这80种生长在农村的花草不仅好看还很有用

  农村野花别样香!这80种生长在农村的花草不仅好看还很有用小院,它是儿时的记忆,它是今世的奢侈。有小院一方,是多少人心中的奢想。时下,院子的营造,已成世人所慕之境。对于中国人来说,有了一个自己的院落,精神才算真正有了着落。

  每当有人得知这花叫韩信草,便会追问道,是韩信点兵的韩信吗?是的,韩信和韩信草的历史传言有很多版本,还是叫它耳勺草好解释,这个名字形象生动地说明了韩信草的形态,韩信草的花在脱落后花萼会增大,种子成熟飞落,最后就只剩下一把把挖耳勺了。

  如果没有注意到韩信草的耳勺子,许多人会混淆韩信草和活血丹的花,活血丹的叶子和韩信草确实很相似,叶子都近似心型,边缘具有圆齿,叶面具疏毛。不过,活血丹的花较韩信草开口更大,只要记得住活血丹的花血盆大口(这个形容有些慎人,但也形象)就分得很清楚了。另外,活血丹轮伞花序腋生,所谓轮伞花序,便是指多数小花呈轮状着生在叶腋处,而韩信草的花序为总状花序,自下而上依次着生许多有梗小花。简单来说,活血丹是花叶相间,而韩信草的花叶分离。

  宝盖草的叶子较韩信草和活血丹要好认一些,茎基部的叶具长梗,茎上部叶片呈肾形,无梗,两两抱茎对生,如古代君王龙撵上的华盖,玫红色的二唇形小花6-10朵呈轮伞花序盛放在“华盖”上,在野花丛里也算十分惊鸿。

  通泉草这个名字实在可爱,倘若在冬天看到这个小花也会心生不舍,仿佛这花只属于夏日河滨上,露水来滋养着的小野花。但是通泉草并不娇弱,墙角缝里也照长。通泉草在日本被叫做紫鷺苔,也是个十分有趣的名字,细瞧通泉草二唇形花冠也如一只正打开羽翼滑翔的雏鸟,这样叫来便多了几分坚毅。

  婆婆纳也算是玄参科五花八门中的一门,婆婆纳的花冠4裂具很短的筒部,近辐状,不等宽,后方1枚最宽,前方1枚最窄。在《西游记》86回中樵夫的野菜宴里婆婆纳也算一道野味,但,实在不能理解婆婆纳那么小的花和叶怎么吃?

  多年生草本,具有白色乳汁,因有如此特征,又得名牛奶草。现在这个时候蓝花参开得并不多,天气再热一些,草地里细细一瞧都是这个蓝紫色的小花。细长的花梗可长达15厘米,风一吹就摇摇晃晃。

  从字面意思上来理解半边莲这个名字,半边莲也就容易认得出了。《本草纲目》所载:“半边莲,小草也。生阴湿塍堑边。就地细梗引蔓,节节而生细叶。秋开小花,淡红紫色,止有半边,如莲花状,故名。”大概李时珍只看到秋季时候的半边莲,和其他植物花越开越淡不同,半边莲从四五月开始开花,初开花为白色,越开越浓,到七八月花呈紫红色,花也将谢了。

  刻叶紫堇,花由紫到蓝都带有一种荧光般的娇娆。一直好奇罂粟科的植物怎么会叫做堇,在植物志上看到堇字古通芹字,为古时蔬菜。虽然紫堇的叶子和芹有几分相似,但是牛羊都不敢食的紫堇,怎可以作为蔬菜食用?更何况紫堇又叫断肠草,虽不至于断肠,但紫堇确实具有毒性,古人应该不至于把断肠草做家常菜。

  紫堇属【Crydalis】的荚果像油菜花籽,却不如油菜花籽那样温柔,不要轻易去招惹它,用手去弹它,果荚会嗖得一下裂开弹射,种子一下子飞落几米外,连种子也是种美丽的危险。

  七星莲的花相较于其他堇菜属植物更显得有几分清高,但是其生存能力之强一点也不愧于堇菜属,岩石缝里也能生长,所以七星莲也叫蔓茎堇菜。只要野花名字里带有‘莲’字的,一般都和“基生叶莲花座状”有关,为何偏偏只有蔓茎堇菜叫七星莲,这倒也不重要了,七星莲总比蔓茎堇菜叫起来更有仙气。

  一说到紫花地丁,又不得不对再次对堇菜科植物的生存能力肃然起敬,“处处有之,其叶似柳而微细,夏开紫花,结角。平地生者起茎沟壑者起蔓”。

  堇菜科野花不容易分辨,紫花地丁算其中好辨别的,紫花地丁叶子较其他种类狭长,《本草纲目》描述其叶为柳状,倒也不近准确,其实紫花地丁的叶子一般为长卵圆状或三角状卵形,先端圆钝。另外紫花地丁最大的特点就是有很长的距。

  那紫红色的可爱“小花”其实是花苞,真正的花很小,白色,不显眼,埋在苞片中间。千日红,常用作花坛植被,看多也不再惊奇,倘若在农家小院看到竹篮子里种几株千日红,精心摆放着,千日红也立马显现出了原该有的活波可爱之气。

  对青葙这个名字情有独钟,青葙因籽有明目之效,又称草决明,其花叶似鸡冠花,嫩苗似苋,又称鸡冠苋。有青葙之名,又何冠以他名。

  记得《本草纲目》上有段关于青葙叙述颇有趣,原文记不大得,只记得这么句,“五月五收子,带之令妇人为夫所爱。”大致意思是说五月五这天收青葙的籽,妇人戴在身上,她们的丈夫也会喜爱她。

  早开堇菜顾名思义开得最早的堇菜,花期比紫花地丁早一周左右。这并不足以区分紫花地丁和早开堇菜,要知道堇菜属多数开完花,结了籽,又打起花苞,反反复复,花果期可持续到九月。

  简单区分:紫花地丁和早开堇菜,早开堇菜下瓣连距粗管状,末端微圆钝,微向上弯,紫花地丁距细管状,末端不向上弯;早开堇菜的花梗较粗壮,具有棱,比叶子长;早开堇菜在花梗近中部的线形小苞片上下排列着生,而紫花地丁花梗中部的线形小苞片对生。

  在河边有一片竹林,林荫下有几株白花地丁,比起七星莲,白花地丁多了几分大气,比起紫色的早开堇菜又多了几许清丽。紫花地丁、白花地丁看守大地的一对小姐妹。白花地丁的叶片较薄,先端圆钝,花白色,带有淡紫色脉纹,花萼基部有鼓起的似方块附属物。

  夏枯草这个名字实在让人生怜,尤其在这个时候。每念及:“凡物皆生于春,长于夏,惟此草至夏而枯”便心生不舍。

  总不记得风轮菜这个名字,说不上为什么。有一回冬日,看到一条小道只一脚宽的距离露出赤土,小道两边都被风轮菜挤满,风轮菜紫红色的花萼星星点点的缀饰,在冬日里一种说不出的暖意,才俯下身端详起风轮菜。

  一直没弄明白筋骨草名字的出处,若一个植物的名字很生动便很容易就记住,把筋骨草和同是唇形科的活血丹一起记忆,倒记得牢,大有舒筋活血之感。

  小乔木或灌木状,小枝四棱形,掌状复叶,花冠淡紫色,被绒毛,二唇形,雄蕊伸出花冠。黄荆算粗野之木,四五月林间田头,常见其紫蓝色的小花开满荆条。“荆衩布裙”指的就是贫穷家女子用黄荆纸条做鬓钗。

  洁净的天蓝色花瓣搭配嫩黄色的喉部附属物,宛如天真无邪稚童的烂漫无欺的双眸。《植物名实图鉴》对附地菜一段叙述也和小孩有关,非常有童趣——“小儿取挼汁以捋蜘蛛网,至粘,可掇蝉。”

  柔弱斑种草花瓣蓝色不如附地菜无忧,仿佛洗褪色却仍然干净素雅的蓝衣裳,斑种草更似一个有了心思的少女,那圈白色的喉部附属物,更添了几许忧郁。

  这个时候附地菜和柔弱斑种草都正在结籽,花萼筒藏了青绿的4枚小坚果,附地菜的小坚果斜三棱锥状四面体形,腹面凸起;而柔弱斑种草的小坚果肾形,腹面环状凹陷。

  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梨花初开三三两两倒好,开满枝桠就惹人怜了,唯恐经过打落许多花。

  梨花开了有半个来月,嫩绿的叶子也成束在枝头舒展开,梨花抽出了新叶,花也行将谢了。梨花的叶子很薄很柔软。我盼望着四月的到来,也担心四月的到来,四月一来梨花就落得差不多了。

  《山楂树之恋》我并没有看过,但对《山楂花》那首歌却印象很深:“走过这一片青草坡,有棵树在那儿等着,它守着你和我的村落”,那棵树就是山楂树,以前的欧洲人认为山楂树可以阻挡恶魔,便在院子周边和田野边上种上山楂树,以求庇佑。

  木香花是看了一眼就会挂念的植物。倘若到一个陌生之地遇上一种未曾见过的植物正开花,便觉得是人生一大幸事。木香花的花期很短,前前后后加起来不过一周左右,似乎所有的花苞都攒一起开放。遇上木香花,雨水未散。木香花如蜜的香气揉着雨水,洋溢在空气里,还伴着泥土味,说不出的沁人心脾。

  白兰,含笑属,花开放时不全张开故称含笑。不似其他含笑,花瓣饱满结实,含笑的花瓣清瘦,素雅,有玉般的润泽,大绿叶也极好看。

  白兰花易落,常见行人捡起落花,大概只有白兰的落花,会让大多数人不由自主地捡拾。白兰的盛花期是5、6月的炎夏,有一回在我家乡的县城一个寺庙,见一妇女举着竹竿子在勾白兰花,一阿婆老远喊着她的闺名,说又这么早来勾白兰花。那妇女捡起落在地上的白兰,拢在手心,深嗅:“沾着露水白兰更香,闻会儿,天热也不燥。”

  吃过新鲜的槐花,真的很美妙,香气四溢。边上一妇女对着她的友伴说起她小时候吃槐米的故事,听者不由自主陆续摘了几把槐花,公园里的管理人员经过只提醒了一句,“轻些摘,不要压坏枝,不多摘”。摘花人动作也下意识更轻了,这也是我听过最温柔最浪漫的提醒语了。有趣的是在北方,四月榆叶老了,槐花正好盛开,六月槐花开败了,榆钱子成熟了,榆树槐树轮着吃。

  “但我想起孩提时第一次捧在手里的茉莉,心里充满着甜蜜的回忆。”茉莉花是最纯洁的花,是孩童的花,是少女的花,是阿婆的花,馥郁的记忆总被茉莉花温柔的打开。

  小蜡开花正值我家乡播种花生的时候,播种花生是最不累人的田活了,春风一吹,脖子边上薄薄的汗水也格外凉爽,小蜡花香也随风弥漫在田野上,一阵阵,四周芒草遮盖,总不见小蜡树,实在以为那是春天的汗味,又忍不住多嗅几下。

  小蜡还有个别名——山指甲,并没有去好奇山指甲名从何来,却十分喜爱这个别名。也有叫山紫甲树。山紫甲树倒也是生动的名字,小蜡花快凋零时,长圆形的花药变成了紫色,细长的雄蕊顶着紫色的花药,像极了种子萌发时“戴帽”出土的模样,总觉得小蜡的可爱就在于那变成了紫色时候的花药。

  流苏树,这个名字特别形象,细碎如丝的花瓣仿若流苏,流苏的产生说不定就是发明者见到流苏树而灵感一现。倘若一女子,四五月出嫁,掐上几缕流苏花,用细线捆绑成束,别至发鬓,权当步摇,摇曳生姿,步步生香。流苏树又名糯米条,可作茶饮,治中暑。

  最喜欢金银忍冬,因为金银忍冬初开一尘不染的白,就像纯洁的少女,再开上一个半月,花转为黄色,就像少女成了少妇,虽感惋惜,但见其仍优雅倒也宽慰。

  植物会开花就会结籽,荚蒾在《康熙字典》里也解释为结红色浆果的小灌木,但是雪球荚蒾却是只开花不结籽,“不孝”的植物。

  因为雪球荚蒾的大绣球全为不育花,雌雄蕊皆不发育。所以雪球荚蒾的繁殖方式多以扦插压条。以雪球荚蒾为绣球,春天做媒,嫁于一树。

  记得曾看过一本《异国风俗》,其中提到一个著部落,女孩子到了一定的年龄要自己去山野选一棵树作为自己的夫婿,这棵树称为真丈夫,不得离婚另选其他树,而与其结婚的现实中的丈夫便称为假丈夫,是可以离婚的。

  说是假活血草,觉得与韩信草【Scutellaria indica L. 】更相像,也是如此,假活血草与韩信草都是黄芩属【Scutellaria】,花落时,花萼会增大变硬。总认为假活血草生得也秀气,不过几分臭味,附于他名,总替它抱不平。

  活血草也只是个地方叫法,叫活血草的也有几种,也不知道哪种是真活血草。也被叫做活血草的华鼠尾草,具有芳香,有点舒服的中草药香。

  假酸浆的花冠钟形,淡蓝色,花萼5,宿存,包裹着橙黄色的小浆果成灯笼状,2片尖锐的精灵耳朵像在谛听着什么神秘的信号。对浆果初始认识便是假酸浆,剥开花萼,用手一压总是挤了一身的浆汁,衣服上染了浆汁总免不了挨骂。听说假酸浆的浆果也是做凉粉的原料。一直很遗憾童年里没有去尝试过假酸浆的味道。

  酸浆的花萼下凹,没有尖锐的精灵耳。一声红姑娘,分外的亲切。也有说《红楼梦》里黛玉的前世绛珠草就是酸浆,这么一来是不是晴雯的前世就是假酸浆了。

  天生爱水,却不柔弱,夏季涓涓的河流边上开出一片清凉的小花,坚硬的小绿叶浸在水里也格外清爽,不拖泥带水。

  婆婆纳又名破破纳。“破破纳,不堪补。寒且饥,聊作脯,饱暖时,不忘汝”。饱暖时,不忘汝,在《救荒本草》里尚有记载婆婆纳的茎叶清甜可食,可是在早春的时候阿拉伯婆婆纳的蓝色花瓣风头早盖过本地种的婆婆纳。婆婆纳的花比阿拉伯婆婆纳来得小,阿拉伯婆婆纳的花梗明显长于苞片,种子有明显的网纹。

  一听说婆婆纳都有假,觉得太不可思议。水白色的花瓣,花瓣顶部微凹,如精致打磨的白瓷。

  还是更喜欢马齿苋叫做太阳花,总认为这是种活泼的花,开花是有声音,类似孩童的笑声,想来叫太阳花,那假马齿苋叫假太阳花也不那么委屈了。

  马齿苋的生命力极顽强,所以乡村的人更爱直接准确叫它死不了,掐上一段太阳花茎随便一插,浇点水就挡不住地在地上盛开像一大群淘气的笑脸,就算放置些许日子,看上去已奄奄一息了,但插在土中稍润点水,它依然能神奇般地成活。

  叫它假人参,总觉得做了一件很对不起它的事,明明有个很秀美的名字——栌兰。在菜田里总是能经常找到它的踪影,绿色肥大的菜叶里忽然现出这么星点的桃红色,总是感到惊艳。想来这小花真神奇,用了一个木本植物的名字。

  人参【Panax ginseng C.A. Mey.】,属于五加科【Araliaceae】。带假字的植物名总让人觉得不舒服,像是糊涂官判的糊涂案。植物它兀自长着,真真实实地在这大地上活过,繁衍,新生。

  蕹菜,即为空心菜,因为和竹子一样有明显茎节、中空,所以在闽南一带又把蕹菜叫作竹菜。

  蕹菜花常见白色,薄而易碎,斟不住雨水。碧绿的叶子里冒出来的白色漏斗花,很清丽,总让我欣喜。而空心菜开花时茎、叶也老了,所以等不到空心菜开花就摘得差不多了。只要留下几段茎,空心菜又可匍匐生根长成一片,正如《本草纲目》所说,“蕹菜能节节生芽,一本能成一畦”。

  番薯,番字出头,自然是外来物,番薯原产于美洲中部墨西哥等地,相传番薯最早由印第安人培育,后来传入吕宋(即今菲律宾),被当地统治者视为珍品,严禁外传,违者要处以死刑。明朝时,福建长乐人陈氏在吕宋经商,吃到甜美的甘薯,又见其易栽培管理,想起家乡多山少田,正闹饥荒,便设法将一些番薯藤编进竹篮和缆绳内,瞒天过海,运回了福建老家,遂种植遏及中华大地。

  一直记得高适那句:“尚有献芹心”,一句有着政治理想抱负的句子,读来却也显得浪漫。看到女孩子名字里有“芹”字,也觉得应是个浪漫的女子, 觱沸槛泉,言采其芹,泉水涌漫,一起去采芹菜吧。

  以前炒芹菜的时候会把芹叶择去,因为芹叶有些苦涩难吃,而现在的芹叶也不那么发涩了,还有苦瓜、芥菜也不如以前的苦了,虽然更满足了人的口味要求,但是心里总觉得失去了什么。

  芫荽,即香菜,又因张骞出使西域带回的种子引进繁殖,所以又叫胡荽。对香菜的态度,喜欢者不管吃什么都喜欢撒上一把香菜,不喜爱者看见汤水飘几片香菜小叶,汤也不喝了。

  非常喜爱胡萝卜,总记得外婆种的胡萝卜总是长不大,十来个都不够炒一盘,却比外面卖的胡萝卜都来得甜,现在常见菜市场也卖着小个头的胡萝卜,摆在又长又规整的大胡萝卜旁边,总令我忍俊不禁,也不只有外婆种出来的胡萝卜长不大。

  胡萝卜的双悬果十分的可爱,棱上长满柔嫩的小白毛刺,好像随时要长大的孩子。

  一直认为萝卜的花比同为十字花科的油菜花好看,细络明显的花纹路,从粉红褪到白色,都呈现出一种明媚而不艳的色调。拔萝卜是最好玩,一个萝卜一个坑,边拔边用脚拨土填坑。

  茄子的花也染有紫色,密被星状毛,倒把原清秀的花显得有些糙了。刘姥姥进大观园,王熙凤喂了她吃了几口茄鲞,刘姥姥笑道:“别哄我了,茄子跑出这个味儿来了,我们也不用种粮食,只种茄子了”。每次读到这一段就觉得把茄子做的没有茄子味儿了,不算成功,每次吃茄子就开始留意茄子的味道。

  不管是番茄或西红柿,都可从字面知晓这是外来物。《广群芳谱》果谱中记载“番柿”即番茄:“一名六月柿,茎似蒿。高四五尺,叶似唉,花似榴,一枝结五实或三四实·······草本也,来自西番,故名”。

  番茄也有段颇有趣的传闻,因其色彩鲜红艳丽,人们对它十分警惕,认为那是“狐狸的果实”,也叫狼桃,无人敢食。直到十八世纪,有一位法国画家看到番茄如此诱人,便萌生了尝尝它的滋味。于是他冒着中毒致死的危险,壮着胆子吃下了一个,并穿好衣躺在床上等待“死神”的降临,然而过了老半天也未感到身体有什么不适,便索性接着再吃,只觉得有一种酸甜的味道,身体依旧安然无恙。

  番薯的食用部分是块根,而马铃薯的食用部分则为块茎,在马铃薯块茎上可看见坑坑洼洼的小根点,隐隐诺诺的茎节。

  马铃薯的花也特别惊艳。马铃薯原也只作观花植物,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西班牙人陆续来到了美洲大陆开始殖民。马铃薯被带到欧洲,十五世纪英国人在加勒比海击败西班牙人,将马铃薯带回了英国。而此期间,一位法国农学家安·奥巴曼奇发现马铃薯不仅能吃,还可以做面包等。从此,法国农民便开始大面积种植马铃薯。不到50年时间,马铃薯开始在欧洲普及。

  见过韭菜开花便会舍不得吃韭菜了,细细小小的白白一朵朵簇生一束,百合科的花似乎都带有一种清丽致秀不惹尘埃之气。

  很喜欢植物的中文名或地方性叫法,从生来与植物朝夕相处的乡间人们更懂植物,给植物取名字也更贴切。

  泽珍珠菜,以泽为名,便就知道它多生长于溪边、田边、山坡潮湿处,逐水而居,泽珍珠的花期3-6月,也正值雨水充沛。水是生命之源,人能明白,小草也十分明白,生命都如此聪明。

  琉璃繁缕和繁缕虽然不是同一个科的,茎、叶和花的着生方式却和繁缕有几分相似。就算不见其花,琉璃繁缕这四个字都会觉得应该是种色彩令人歆艳,第一次见到琉璃繁缕就觉得有毒,琉璃繁缕多生于田野,海滨荒地。

  《本草纲目》对繁缕描述十分形象有趣——“此草茎蔓甚繁,中有一缕,故名。俗呼鹅儿肠草。易于滋长,故曰滋草。”

  卢梭在《植物学通信》中这么和他表妹介绍繁缕,“好心的女人们把这种植物当作琉璃繁缕切碎了喂鸟······对可怜的鸟儿来说,避免这种混淆是相当必要的,因为真正的琉璃繁缕则会害死它们,而这种繁缕则给它们带来众多乐趣和益处,这两个植物尽管在结实器官上有相似之处,······繁缕的花通常为白色花瓣5片,柱头3个,·······沿茎干一侧有一列纵向分布的细毛。”繁缕花瓣看似10片,其实只有5片,不过每片花瓣深裂至基部,平均成两半。

  泽漆又一名五朵云,伞柄向上伸出五枝状黄绿色苞片,像五朵云聚集在顶端。又叶圆而黄绿,颇似猫睛,故名猫儿眼。

  听说泽漆的毒性,连虫子都敬而远之,有听说民间将此作为“土农药”用来耕作治虫。

  水渠边上的石龙芮正结着小果,黄色的花瓣已凋落状,小瘦果像绿色的蛇莓。古书上也多描述石龙芮的小果若桑葚子。

  很喜欢石龙芮的叶子,叶多型,基生叶3深裂不达基部,裂片倒卵状楔形,不等地2-3裂,顶端钝圆,有粗圆齿。茎生叶多数,下部叶与基生叶相似; 上部叶小而清秀,3全裂,裂片披针形至线、猫爪草

  猫爪草的花瓣具有蜡质光泽,显得黄色花朵很轻快明朗,如山林的少女一般。果期时花瓣慢慢褪去明黄色呈素白色,基部有长约0.8毫米的爪,蜜槽棱形。3月开花,4月开始结果,聚合果近球形,瘦果卵球状,边缘有纵肋,喙细短。

  在泥土里转了一圈,泥土泥泞芳香,红色桑葚子在枝头摇摇欲坠,绿丛里的蛇莓也红得晃眼,久违的阳光在麦田上移来移去。

  不过它们的果实很小,这么说,从唇形科宿存的花萼片里可以倒出数枚的小坚果,一坚果有一籽,而爵床是一蒴果开裂具多粒种子。

  从土里挖出一株绵枣儿,牙白的鳞茎,圆乎乎,好像刚从土里出来充满着好奇的小脑袋瓜子。

  花、叶花叶接可入菜食用,风味独特,可增添食物风味,是一种高级的食物素材,有机农法中为蚜虫的忌避植物。

  植物,是我们望向世界的另一种视角,它们在自己的圈子里相互交融、此生彼落,从萌发到荼糜再至枯荣,终其一生不悔…生命的历程清晰可见,花朵并非最终的奥义,这过程,却直戳心底!

  植物优享+”小程序平台旗下,各类“植物交流社群”均已开通,为保证各分类“植物交流社群”的用户质量,均采取实名制,在申请入群时,务必备注:“姓名+职务+城市+社群名称”,如:“张三+设计师+上海+养花群”,每人最多加入2个群,一个综合群+一个分类群(实名制),无备注或仅回复“进群”的朋友,将统一邀请加入“综合植物类交流群”。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上一篇:晚安|好玩儿的星期四文案有没有?
下一篇:AYX爱游戏app体育官方下载:22岁女孩连续熬夜加班后猝死!猝死背后这些征兆要当心